「同.伴.行」探訪員計劃 一齊幫手

康和互助社聯會提案

精神病康復者都是香港人一份子,但因為社會的負面標籤,他們往往缺乏自信,失去外出或接觸大眾的動力。而政府長期忽略問題,令精神病康復者難以融入社會。
“同.伴.行”探訪員計劃的目的,是讓公眾成為探訪員,透過主動接觸康復者,陪同他們結伴前行,在傾談中建立共融關係,以民間力量幫助康復者融入社會。
康和同時就此計劃進行募捐,請支持:
https://www.wemaker.hk/projects/crowdfunding/donation-concord/

報名人數

44 / 20
220%
多謝支持

我要推Post

提案者

康和互助社聯會

康和互助社聯會是由精神病康復者組成的自助組織。於一九九七年在新生會推動下成立,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廿一日正式註冊為社團。
宗旨
1. 發揮精神病康復者的互助精神及推廣互助工作
2. 促進精神病康復者個人康復、權益和生活質素的改善
3. 積極參與與精神病康復者權益有關的事務

35860567
Concord.maca@gmail.com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康和互助社聯會-119841824743394

關注我們

活動地點:
深水埗區
工作日期:
2017年5月1日 至 2017年7月31日
項目須知
工作內容:
與康和執委上門探訪精神病康復者,認識和了解康復者的需要(並完成問卷)
工作時間:
預算每名參加者每月參與兩次周末家訪,地點主要在深水埗區。具體的工作時間和地點,將於簡介會上跟參加者協調。
所需技能:
沒有特別要求。
簡介會安排:
暫定5月13日舉行,時間地點待定。
回饋安排:
車馬費、義工感謝狀。
活動地點:
深水埗區
工作日期:
2017年5月1日 至 2017年7月31日
項目須知
工作內容:
與康和執委上門探訪精神病康復者,認識和了解康復者的需要(並完成問卷)
工作時間:
預算每名參加者每月參與兩次周末家訪,地點主要在深水埗區。具體的工作時間和地點,將於簡介會上跟參加者協調。
所需技能:
沒有特別要求。
簡介會安排:
暫定5月13日舉行,時間地點待定。
回饋安排:
車馬費、義工感謝狀。

  

〈從萬念俱灰到一念澄明:抑鬱症患者的康復之路〉

 

 

接近《一念無明》的尾聲,曾志偉的一眾鄰居對余文樂的躁鬱症七嘴八舌。曾志偉反擊他們對精神病的污名化。 

 

「雖然我有精神病,他可能有其他病痛,糖尿病、癌症......大家不知道而已,又不過是一種病」,這不是曾志偉原裝的對白,而是當我看到這段場口的時候,腦海浮現謝建業的這段話。字眼略略不同,意思一模一樣。但謝建業不是電影角色,而是一個活生生的精神病康復者。

 

曾經想過由窗口跳樓自殺,謝建業今日成功對抗抑鬱症,過著重生的生活。(攝:吳煒豪)

 

謝建業習慣將每天要嗑下的藥丸分到一個小小的藥盒,十一粒藥丸,,一格格分清分楚,有糖尿藥、心臟藥,還有鎮定劑和抗抑鬱藥。自從在2004年嘗試自殺,被送院之後,他一直定時服藥,也不敢停藥。

 

「那時住在19樓,已經拆掉窗花,打算跳下去!」,謝建業掃一眼旁邊的窗框,呼一口氣。「幸好有驚恐的感覺,還有我當時沒有飲酒」,他懸崖勒馬,但因為同時吃了大量藥物,被救到東區尤德醫院急症室,精神科醫生其後確診他患上抑鬱症。

 

二十多年前,他大概從沒想到如今居於洪水橋的一人公屋單位。當年他做生意,大富大貴,樂活無憂,住在半山豪宅,只靠平治出入,與太太女兒一家融洽。九七年主權移交前夕,他甚至舉家移民到加拿大。

 

怎料一個金融風暴,捲走他一半的人生。他的生意一落千丈,他晚晚借酒消愁,漸漸與家人交惡。最終他離婚收場,又被迫破產,從大宅搬到劏房,生活劇變。

 

「風光的時候,晚晚都去夜總會、卡啦OK、打麻雀;當你沒有錢的時候,走到街上也不敢望着別人,垂低頭,怕被人認出,整個人很失落,完全是兩回事」。回憶前塵往事,快將70歲的謝建業,說話仍然條理清晰,若然覺得說得不好,會停頓一下再整理思緒,務求每一句話一擊即中,可能這算是他目前僅有的小小執著。

 

 

謝建業找到開解自己的方式走出陰霾,七十歲的他已經沒有太多執念,知足常樂。(攝:吳煒豪)

 

當年他的執念更大,從大老闆變成劏房租戶,原先夜夜笙歌,從此夜夜失眠。他當時經常賣醉飲泣,開始思緒紊亂,一念生萬念,「想法極度負面,明明是小事又要放得很大,例如別人在街上談天,我會以為他在笑話我。其實他不認識我,沒有可能談及我 。」,但他毫不覺察到自己生病,直至嘗試自殺當晚。

 

當醫生告知病況,他不敢置信自己與精神病扯上關係。「我覺得很正常吧,(生活落魄而)沒有臉目見人是一件正常的事情」。不過,他留院數星期,躺臥病床,遠離酒精煙草,服藥數星期後,他心情慢慢平靜下來,感覺比之前舒泰,開始接受自己「有病」的事實。

 

但怎樣與寶貝女兒交代去向呢?他離婚後,年幼的女兒隨前妻定居加拿大,父女每隔一段日子通電話。謝建業一直掂掛卻不忍與她聯絡,直到幾個月後病情稍稍穩定,終於鼓起勇氣打電話,但這一通電話談不了多久。

 

「女兒第一句問我:『Daddy 你到了哪裏旅行? 』,我真的不知道如何回應」。說一個人「有病」,本是陳述事實,在日常語境下卻是侮辱的說話。向人坦承自己「有病」,更談何容易?「我的心揪住,很辛苦,我說:『唔係呀,爸爸我病』」,但原來她早就知情,只想由爸爸親口證實,「她沒再出聲,大家靜下來兩三分鐘」,不知是誰先掛電話。

 

「她認為爸爸一向做老闆,很多事情都處理到,怎可能會有抑鬱?」,當時女兒不明白他的痛苦,反而他明白女兒的痛苦。離婚之後,父女分隔,關係早已大打折扣,更何況爸爸患情緒病,女兒必然晴天霹靂。「 大家經常說,你要修補一個關係需要好長時間,破壞一段關係,幾句說話就可以」。就算修補自己破碎的心靈,謝建業也用上了好幾年時間。

 

 

女兒身在加拿大,兩人會以電話、WhatsApp聯絡。想念女兒時,謝建業就看看枱頭的照片。(攝:吳煒豪)

 

至親不在身邊,當年一同飲飽食醉的朋友早就離他而去。他的兄弟姊妹不時會探望他,算是少少的寄託。當時謝建業早已沒有工作,整天屈在劏房。首先帶他走出陰霾的,是社工朋友。

 

社工帶他到當區的精神健康服務中心,認識同路人。後來,他更開始跟隨社工出門做義工。「以前一說起做義工,我會憤怒。我以前當老闆,員工說去做義工,不能加班,我會罵他們,為什麼有錢你不賺 (而去做義工)?」,但一向在商場上得心應手的他,第一次做義工賣旗時卻不知所措。「當他們不肯買的時候,我會很失落。但有兩三個人不願買,我就會放棄。我跟社工說不賣了,我怕我抑鬱症復發」。不過,社工一路鼓勵,慢慢說服他不要放棄,最終又成功了,「我用了兩個小時,將我手上的六張旗紙,360張旗賣光,很鼓舞」,謝建業踏出第一步,會心微笑。 

 

做義工的過程為他打開一扇窗,讓他再次喚發光芒。自此,謝建業加入不同的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及病人自助組織,例如康和互助社聯會。他經常參與義工活動,甚至比上班還要忙碌。到學校分享、上門探訪,甚至演話劇,他都一一嘗試。「我那時還有個紀錄,連續十一日做義工,還是不同的機構呢!」

 

謝建業最初到處分享的時候,也會擔心別人的想法,「初初會介意別人如何看待我,慢慢就覺得他又是人,我又是人。雖然我有精神病,他可能有其他病痛,糖尿病、癌症......大家不知道而已,又不過是一種病」。

 

 

住在一人單位公屋,日子平淡,謝建業卻活得坦然。(攝:吳煒豪)

 

義工生涯久了,他越是體會到一回事:復康的關鍵,是先接受自己。「最重要是自己幫自己,如果你連自己也不幫助自己,沒有人可以幫到你。你可以不開門,很多會員都沒有門鐘。不在家中,又不聽電話,大有人在」 。問題是,如何令他們踏出這一步?

 

他指一指自己,「一個嚴重抑鬱症的人,曾經自殺的人,現在如此珍惜生命,認識到感恩,用生命影響生命,(康復前後的) 分別可以如此大」。當他願意面對過去,亦希望引領其他人走出黑暗,與他們建立連繫,「我會當作是大哥哥的身份,因為在復康中心相對地我的年齡比較大,我會主動和他們聊天,或者約他們飲茶、行街之類」。他如獲新生,不比從前聲色生活遜色。

 

他現在身邊多了一班康復者朋友,閒時飲茶相聚。有時話題觸及病情,有些朋友十分忌諱緊張,「他們立刻會說:『小聲一點!』,很怕別人聽到」。他直言自己幸運,病情穩定,思路仍清晰,對答如流,沒受到什麼白眼。但有朋友的確可能因為病情、藥物副作用而顯得不一樣,容易受不友善對待。所以,他更加希望透過義工活動改變污名化,讓大家接納:「帶給大家正面的看法,讓社區人士看到原來一個精神病人不只是自言自語地罵人,其實他們也可以有系統地、正面地分享他的經歷、他的病」。 

 

謝建業不肯定他的行動可以為大眾帶來多少改變,但最起碼在女兒身上奏效。那一通電話原來是彼此新的開始,他不時打電話分享自己做義工的經歷,近年時時以Whatsapp溝通。有一次女兒回港,甚至跟隨父親參加活動。謝建業笑着展示照片,相中女兒投入遊戲,與其他康復者打成一片。「這是我最開心的事,因為我也怕她會歧視我們。如果自己的女兒也歧視康復者,我又怎跟別人說不要歧視呢?」 

 

謝建業那一天被邀請分享經歷,他一路說,一路看到女兒坐在旁邊,專注地聽他發言。當日電話的沉默可能曾經推開彼此,多年後,父女又再連繫起來,一起幫別人走出困境。近年謝建業年紀漸長,不宜經常外出做義工,但康和互助社聯會近期籌辦的「同·伴·行」計劃,由康復者帶領公眾人士探訪其他康復者,他打算鼎力支持,「只要有別人的接納,我們就會康復得更加好、更加快」。

 

 

康和互助社聯會員工到來探訪謝建業,而他也會參與協助精神病患復康的工作。(攝:吳煒豪)

 



〈邵家臻:民間自發處理政策漏洞〉


「助人自助」是口號還是實踐,端乎我們怎樣看「康和互助社聯會」。「康和」在精神康復界,幾乎無人不識。他的「出名」,一是他是香港其中一個由精神病康復者組成的自助組織,強調推動康復者參與社會;二是他堅持實踐社工的信念和理想,強調自我組織,自己權益自己發聲。

香港現時缺乏精神健康政策,各項統計數據均顯示,香港面對情緒困擾的市民越來越多;社會福利政策缺乏長遠規劃,現時政府資助的社區支援服務欠完善,而且政出多門,很多精神病康復者均未得到適切的社區支援,令康復者難以融入社區。這個籌備中的「同.伴.行探訪員計劃」,體現了民間自發處理政策漏洞,主動出擊協助精神病康復者融入社會,我豈能不支持。

我撐「同.伴.行探訪員計劃」!

 

 

〈去標籤化路上 結伴同行〉

「最期望做到的是希望更多市民了解我們真實的感覺、真實的情況,而不是報紙傳媒渲染了、 誇大了(的情況)。」康和互助社聯會的主席李志安緊握拳頭,眼神堅定。

在1997年成立的康和互助社聯會是由精神病康復者自組的組織,為新生精神康復會屬會,宗旨是「自助互助,爭取權益」,一直為病友籌辦各種活動及爭取權益,希望透過互相勉勵,令大家盡快重新適應社會。然而,過程從不容易。他們在患病期間本已身心痛苦難當,康復過後卻又要面對一條荊棘路。

 

標籤化

上個月,港鐵尖沙咀站發生縱火案,疑犯懷疑有精神病紀錄。一時間,大眾又掀起對精神病患者的討論。每當社會有暴力事件發生,疑犯有否精神病紀錄總成為記者的必問題。慘劇一切的起因,彷彿用「精神病」三個字就能解釋清楚。真正的來龍去脈,就被淹沒在標籤背後。

根據醫管局的數字,公立醫院精神科病人的求診數目已突破22萬人,康和互助社聯會顧問兼社工 Peter指社區服務遠遠不足以支援精神病康復者,不論是社署透過合約委託非政府機構的「精神健康綜合社區中心」(ICCMW),抑或是康和這類精神病康復者的自助組織,同樣因標籤化問題而面對社區人士的反對,難以覓得會址。「這亦是有關歧視的問題,社區有很多擔心,擔心這些中心會不會帶來更加多的精神病康復者,將這些事情與暴力掛鉤 」。

多年來,康和互助社聯會不停就精神病患者的權益發聲,但他們信念再大,大眾對精神病的污名化仍舊不倒如泰山。李志安提及,外國有很多地方都有社區教育,教育市民與精神科病人生活的細節,但香港卻甚少推行相關措施。「香港(政府)亦從未想過要做這些社區教育,我們需要的不是一些特別的關顧,我們需要的是香港一般人的生活方式,不過就永遠被誇大」。

社會對精神病患者的污名化,使康復者寧願隱藏自己,令公眾更難接觸了解他們,誤解仍無法清除,修復關係未見契機。「(歧視現象) 減少他們的信心,或者連出外找工作或結識朋友的動機也沒有」,康和職員Long 嘆一口氣,總結污名化的影響,「第二方面就是固有的傳媒或者新聞的印象,其他人士對康復者都有不好的印象,不願意去接觸他們, 缺乏一個接觸的平台」。

 

多一點接觸,多一份了解

一切源於市民沒有機會與精神病康復者接觸。與其任由社會缺少溝通,而政府政策一時三刻亦不會改善,倒不如由自己親手改變現況。康和互助社聯會推出「同·伴·行」計劃招募公眾人士探訪獨居康復者,透過直接的溝通,從而讓彼此互相了解。康和會提供一節培訓,加深參加者對精神病的了解。執委亦會陪同探訪,既可以透過執委自身的經驗讓康復者降低戒心,公眾人士的到訪又可以幫助他們重新適應外界。「『同·伴·行』正正希望建立一個平台,建立一個動機,讓康復者有機會去接觸公眾人士,公眾人士亦有機會正式接觸康復者是怎樣」。

單靠一兩句噓寒問暖,並不能令康復者放下芥蒂;流於表面的接觸,亦無法完全令公眾消弭誤解。「同·伴·行」是一個長期計劃,基本的探訪會維持三個月至到六個月,「令他們透過一個長時間的探訪去建立一個互信共融的關係,慢慢從屋企的探訪,到外出活動,帶到康和參加康樂活動,甚至最後有一個大型的旅行讓公眾人士和同路人,一齊有個開心的時光」 。

計劃同時籌募兩萬元,用以津貼義工的車船津貼、探訪的小禮物、康和的小活動,以及最後的旅行。「康和現時面對最大的問題是金錢,因為社署的資助減少了6萬,除了人工之外,活動費可能已經支持不到」,身為康和唯一的全職員工Long 坦言,自助機構在港得到的資源遠遠不足,且困難重重,「其他基金會當我們是蚊型機構,當我們申請基金的時候,亦有障礙,特別我們是精神病康復者的組織,他們都可能會扣分......但我們依然想進行這些培訓,進行公眾教育 」。

 

一起「同·伴·行」

多年以來,康和互助社聯會一直爭取權益,不斷在去污名化、去標籤化的路上抗爭。「同·伴·行」是一個新方向,「至於他們最後可否接受這種溝通,之後做不做到『同伴行』的情況,其後才知悉。其實已經是一個好的開始,有了溝通的第一步之後如何深化,就再研究如何做」,康和互助社聯會的主席李志安伸一伸手。這條漫漫長路,他今天邀請大家結伴同行。

 

「同.伴.行」探訪員計劃 --- 第3份進度報告

2018年1月10日

感謝大家支持 #同伴行探訪員計劃。這個項目已經順利展開,請按以下連結閱讀項目的最新進度報告。如對項目細節有任何疑問,請聯絡「康和互助社聯會」們的工作人員(電話:6826 0720 / 電郵:Concord.maca@gmail.com)。

 

報告全文:https://www.wemaker.hk/uploads/report/concord_report3.pdf

 

 

「同.伴.行」探訪員計劃 --- 第2份進度報告

2017年10月6日

「同..行」探訪員計劃 --- 第二份進度報告

 

感謝大家支持 #同伴行探訪員計劃。這個項目已經順利展開,請按以下連結閱讀項目的最新進度報告。如對項目細節有任何疑問,請聯絡「康和互助社聯會」們的工作人員(電話:6826 0720 / 電郵:Concord.maca@gmail.com)

按此下載報告全文

 

「同.伴.行」探訪員計劃 --- 第1份進度報告

2017年7月18日

「同.伴.行」探訪員計劃 --- 第1份進度報告

 

 

感謝大家支持 「同.伴.行」探訪員計劃。這個項目已經順利展開,請按以下連結閱讀項目的最新進度報告。如對項目細節有任何疑問,請聯絡「康和互助社聯會」們的工作人員(電話:6826 0720 / 電郵:Concord.maca@gmail.com)。

 

報告全文:https://www.wemaker.hk/uploads/report/concord_report1.pd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