桂林日市 一齊幫手

小麗民主教室提案

「桂林日市」使用三分一街道,不構成阻街,自由定價而非銷售,派發貨品而非擺賣。墟市不能沒有熟食和嘈吵聲音,所以現場同時會有小食派發,以及有介紹小販困境及政策的街站。

報名人數

20 / 20
100%
多謝支持

我要推Post

提案者

小麗民主教室

小麗民主教室是由雨傘運動的佔領區漸漸型成,當時與「青年重奪未來」的戰友親身走到各佔領區進行民主講堂。
希望繼續與公眾討論,未來希望可以物色一些場所繼續社區教室,讓更多香港人知道為何香港需要一個更民主更透明的社會。

67744363
hksiulai@gmail.com
http://www.siulai.hk

關注我們

活動地點:
地點待定
工作日期:
2016年10月30日
項目須知
工作內容:
做檔主派發食物或乾貨,種類自定。
工作時間:
「桂林日市」將於10月30日再度舉行,地點待定。
所需技能:
沒有特別要求。
簡介會安排:
活動當天即場由工作人員簡介安排。
回饋安排:
沒有。
活動地點:
地點待定
工作日期:
2016年10月30日
項目須知
工作內容:
做檔主派發食物或乾貨,種類自定。
工作時間:
「桂林日市」將於10月30日再度舉行,地點待定。
所需技能:
沒有特別要求。
簡介會安排:
活動當天即場由工作人員簡介安排。
回饋安排:
沒有。

〈豹哥下海〉

「我係豹哥,黃大仙唔係我睇,不過我喺度大嘅。」在黃大仙出生和土生土長的阿豹,叼著一口煙站在流動小販車後說。

人稱豹哥的阿豹,說小販不是他的職業,平日他是做貿易生意的。但今天桂林日市,他則穿起佬味濃厚的汗衫,用佈滿紋身的手臂推著一輛小販車,車上放滿太太從淘寶買來的絲襪、絲巾和頭飾,還開了個玩笑豎著一個牌寫著「征服男人的武器」。當然,「黃大仙唔係我睇」也都只是一個玩笑,但說起民生議題,他比誰人都要認真。

「今天,我下海走出來,就是支持這個桂林日市,希望可以開花結果,遍地黃金。」

阿豹說,黃大仙從前是一個很活潑的地方,有很多墟市和小販。但自從領匯來了之後,所有的小販都消失了,剩下只在清晨四五點才開放的天光墟,惠及的人很少。「以前小販很多元化,我們小時候也玩得很開心,基本上是一個樂園。」他說從前的小販很有規矩,熟食歸熟食,乾貨歸乾貨,貨物種類很多,但那種創意的消失,現在有目共睹。「現在的人一點也不活潑,好像工廠倒模出來的一樣。」日市的主辦者劉小麗,也不約而同認為日市需要形形色色的攤販:乾貨、熟食,以致是藝術表演,希望可以回復社區的活力。

阿豹的出發點卻不是要改變這個現象。「這是一個態度。我要擺出一個姿態,這個姿態不是說要撩事鬥非,不是要攻擊什麼,而是透過參與日市,讓政府和身邊的朋友知道,我阿豹不是一名小販,現在也站出來。小販並不是一個低級的職業。」阿豹細心整理著面前的頭飾,嘆惋很多人連做小販的資格也沒有,因為政府打壓得太厲害。

日市途中,突然有一名政府支持者走進墟市喧嘩。工作人員和檔主們紛紛上前察看,阿豹當然是其中一員。最後眾人合力,分工合作,有些維持秩序,有些跟他理論,成功將他勸退。

「疊馬,其實就是團結。」回到攤檔後,阿豹這樣說。

指的,並不只是如何應付有心搞事的人,而是如何應付官商勾結的政府。「其實政府最怕就是我們團結,當我們全部也站出來的時候,他就無話可說。」阿豹認為多一個人便多一分力,「這裏並不是在乎你懂得什麼。支持,就已經足夠。」他並不同意有能者才能幫忙的想法,反而,參與者慢慢摸索,就會找到自己能夠參與的位置。

 

「最重要的是團結,最重要是讓政府知道,這個墟市必須遍地開花,講完。」

 

 

 

〈重建有人情味的社區

 

「阿妹今天上學如何?來,給你大碗的!」

 

「我們賣的砵仔糕全是自家製的,你還未吃過嗎?來,我請你!」

 

以上兩句話,同樣出自小販口中,大同小異。然而,前者出於劉小麗童年回憶,後者卻是來自數十年後舉行的「桂林日市」。

 

「在我回憶裏,小販是很有歸屬感和人情味的,充滿幸福的感覺。」劉小麗站在豆腐花大王的手推車前如此說。

 

劉小麗回憶起小時候放學,回家的沿途都是小販,天天都跟他們打牙骹,甚至分享上學的開心不開心。作為熟客,小販也會給她較多的份量。然而近年小販受到壓迫,導致這種社區溫情失落了。

 

除了劉小麗手上的一袋涼果,「桂林日市」還有豆腐花、砵仔糕、麥芽糖夾餅等傳統小吃,甚至還有小學生檔主自學剪紙擺檔,又有街坊手織藤籃。五花百門的攤檔,都是自由定價,與對面街領展商場的高級商店形成對比。「希望墟市能恢復社區的活力,讓我們的公共空間不要在領展的規管下被蠶食。」小麗說,街坊都認為領展蠶食他們的生活空間,令他們的消費單一化,價錢昂貴。「小販擺賣,令社區充滿溫情,亦能夠令基層有謀生權,買得到廉價的貨物,去抗衡領展的貴價連鎖集團。」

 

「我想大家也是在慢慢適應社區重新有墟市這回事。」劉小麗如此說。

 

想起小販,除了令人垂涏的食物,或許還有煙蒂、骯髒、危險。有些人甚至認為小販的消失是社會的進步。但劉小麗認為這是一種洗腦式的污名化。「希望能透過墟市,讓市民思考所謂『危險』是我們建構出來的。如果我們能夠做到一個適合的規管,安置他們,這並不危險。假如政府能夠發牌,我們一起去監察,小販也不會很骯髒。」

 

而四次的墟市,也逐步印證劉小麗的說法:保安人員一次比一次適應,由首次日市有數十個食環職員和警察聚集,到這次完全沒有騷擾日市;第一次日市,要廣邀朋友參與,這次則有大量真‧街坊、真‧小販擺賣。劉小麗認為,來到這一步,下一步就是政策倡議才能令墟市走下去。「最大的難處其實是政府的敷衍塞責,政府說會調整和放寬小販政策,說了好幾年,但一路也沒有落實。」

 

「讓小販存在不只是出於憐憫,而是小販對這個社區其實是有貢獻的。」劉小麗舉辦「桂林日市」,目的是希望令市民回憶起我們社會對小販的需要。「桂林日市」嚴格來說並非一種革新,反倒是重現昔日的美好時光。而作為讓曾經歷過小販美好時代的人,今天我們不只能再次光顧小販,更能成為其中一份子,一起恢復民間活力,重建有人情味的社區。 

 

在墟巿尋回香港

/ Nick Wong (桂林日市檔主)


「桂林日市」至今舉辦了四次,很高興,四次我也參與其中。第一次在深水埗桂林街,第二次在美孚橋底,第三及第四次在黃大仙中心南館外。第一次我幫手檢垃圾,之後三次都身體力行擺檔做檔主,分別製作了炆冬菇,啫喱糖及涼拌意粉,並自由定價與街坊分享。

很多杯食物是我主動免費遞給街坊品嚐,我「識做」時,別人也尊重我,大家不好意思白吃,有些會給回我一張鈔票或是數枚硬幣。所以很幸運,三次擺檔也有錢賺(笑)。當然,賺錢並不是我支持「桂林日市」的原因,真正的原因,是我彷彿找回了我心目中的香港。

最初,純粹是覺得趁墟有趣,好玩。之後擺檔與街坊分享食物,看見他們品嚐我的製作,看見他們吃得津津有味,有些更給予我讚賞,說一聲:「好好味呀!」令我感到很開心。這種陌生人與陌生人之間的真誠互動,實在久違了。而在「桂林日市」,我找回了那份感覺 ── 暖暖的人情味、街坊們友善的笑臉、人和小社區的結合,一切都令人感覺十分「地道」。大家似尋回了昔日純純的人情味,桂林日市的一切,都十分「香港」。

香港社區街頭的冷漠,人們早已習以為常,但在「桂林日市」中,我卻可以找回那份「很香港」的味道。我想我們失落已久,正是這種「香港平民街頭生活品味」。金錢是其次,最重要是大家開心,互相交流,大家一齊分享這個社區小小的角落。

「桂林日市」那種令人重拾生活樂趣的感覺,不會在冷冰冰的大商場用金錢買到,也不能在商場裡面的人流臉上看得到。「桂林日市」,街坊自發自助自理自律,互惠互利,各取所需,市民可以從大商家和政府的操縱擺脫出來,而一切,都是那麼自然和美好。

豹哥下海

2016年10月4日

 

〈豹哥下海〉

「我係豹哥,黃大仙唔係我睇,不過我喺度大嘅。」在黃大仙出生和土生土長的阿豹,叼著一口煙站在流動小販車後說。

人稱豹哥的阿豹,說小販不是他的職業,平日他是做貿易生意的。但今天桂林日市,他則穿起佬味濃厚的汗衫,用佈滿紋身的手臂推著一輛小販車,車上放滿太太從淘寶買來的絲襪、絲巾和頭飾,還開了個玩笑豎著一個牌寫著「征服男人的武器」。當然,「黃大仙唔係我睇」也都只是一個玩笑,但說起民生議題,他比誰人都要認真。

「今天,我下海走出來,就是支持這個桂林日市,希望可以開花結果,遍地黃金。」

阿豹說,黃大仙從前是一個很活潑的地方,有很多墟市和小販。但自從領匯來了之後,所有的小販都消失了,剩下只在清晨四五點才開放的天光墟,惠及的人很少。「以前小販很多元化,我們小時候也玩得很開心,基本上是一個樂園。」他說從前的小販很有規矩,熟食歸熟食,乾貨歸乾貨,貨物種類很多,但那種創意的消失,現在有目共睹。「現在的人一點也不活潑,好像工廠倒模出來的一樣。」日市的主辦者劉小麗,也不約而同認為日市需要形形色色的攤販:乾貨、熟食,以致是藝術表演,希望可以回復社區的活力。

阿豹的出發點卻不是要改變這個現象。「這是一個態度。我要擺出一個姿態,這個姿態不是說要撩事鬥非,不是要攻擊什麼,而是透過參與日市,讓政府和身邊的朋友知道,我阿豹不是一名小販,現在也站出來。小販並不是一個低級的職業。」阿豹細心整理著面前的頭飾,嘆惋很多人連做小販的資格也沒有,因為政府打壓得太厲害。

日市途中,突然有一名政府支持者走進墟市喧嘩。工作人員和檔主們紛紛上前察看,阿豹當然是其中一員。最後眾人合力,分工合作,有些維持秩序,有些跟他理論,成功將他勸退。

「疊馬,其實就是團結。」回到攤檔後,阿豹這樣說。

指的,並不只是如何應付有心搞事的人,而是如何應付官商勾結的政府。「其實政府最怕就是我們團結,當我們全部也站出來的時候,他就無話可說。」阿豹認為多一個人便多一分力,「這裏並不是在乎你懂得什麼。支持,就已經足夠。」他並不同意有能者才能幫忙的想法,反而,參與者慢慢摸索,就會找到自己能夠參與的位置。

「最重要的是團結,最重要是讓政府知道,這個墟市必須遍地開花,講完。」

在墟巿尋回香港

2016年9月22日

在墟巿尋回香港
/ Nick Wong (桂林日市檔主)

 

「桂林日市」至今舉辦了四次,很高興,四次我也參與其中。第一次在深水埗桂林街,第二次在美孚橋底,第三及第四次在黃大仙中心南館外。第一次我幫手檢垃圾,之後三次都身體力行擺檔做檔主,分別製作了炆冬菇,啫喱糖及涼拌意粉,並自由定價與街坊分享。

很多杯食物是我主動免費遞給街坊品嚐,我「識做」時,別人也尊重我,大家不好意思白吃,有些會給回我一張鈔票或是數枚硬幣。所以很幸運,三次擺檔也有錢賺(笑)。當然,賺錢並不是我支持「桂林日市」的原因,真正的原因,是我彷彿找回了我心目中的香港。

最初,純粹是覺得趁墟有趣,好玩。之後擺檔與街坊分享食物,看見他們品嚐我的製作,看見他們吃得津津有味,有些更給予我讚賞,說一聲:「好好味呀!」令我感到很開心。這種陌生人與陌生人之間的真誠互動,實在久違了。而在「桂林日市」,我找回了那份感覺 ── 暖暖的人情味、街坊們友善的笑臉、人和小社區的結合,一切都令人感覺十分「地道」。大家似尋回了昔日純純的人情味,桂林日市的一切,都十分「香港」。

香港社區街頭的冷漠,人們早已習以為常,但在「桂林日市」中,我卻可以找回那份「很香港」的味道。我想我們失落已久,正是這種「香港平民街頭生活品味」。金錢是其次,最重要是大家開心,互相交流,大家一齊分享這個社區小小的角落。

「桂林日市」那種令人重拾生活樂趣的感覺,不會在冷冰冰的大商場用金錢買到,也不能在商場裡面的人流臉上看得到。「桂林日市」,街坊自發自助自理自律,互惠互利,各取所需,市民可以從大商家和政府的操縱擺脫出來,而一切,都是那麼自然和美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