義務維修隊 一齊幫手

維修香港提案

「維修香港」每個星期三,都會派出隊義務維修隊,和街坊暢談民主民生議題。最近我們發現一個天台棄置了大量垃圾,估計是舊住戶搬遷時,直接把物品棄於天台。維修香港的義工,用了一個月時間分批把大型木板鋸開、裝袋、運走。現在已經清理好。下一步,我們希望組織全棟唐樓的居民,一起參與商討天台的發展,把天台規劃成大家乘涼、聚會的空間。在這個過程,讓街坊體驗民主規劃的過程、走出劏房、發掘公共生活、把沒有感覺的垃圾山化為大家公有的社區聚腳點。

報名人數

24 / 20
120%
多謝支持

我要推Post

提案者

維修香港

「維修香港」成立於2014年佔領後,結合了維修師傅、學生、文員、社工等有志之士,透過探訪,免費家居維修、小家電維修、冷氣、油漆、水電、接駁電線等,關顧社區內的弱勢社群,凝聚社區。
同時,亦藉著維修入屋交流傾偈的機會,聆聽街坊的所需所想,將其問題與民生政策連繫,最終將民生與民主不可分割的理念帶出,喚醒公民參與的力量。

54119936
fixinghk@gmail.com
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FixingHK

關注我們

活動地點:
土瓜灣
工作日期:
2016年11月2日 至 2016年12月21日
項目須知
工作內容:
參加「維修香港」義工隊,一起組織街坊參與規劃,並且和師傅一起搭建木椅、木枱、卡板花槽等。
工作時間:
2016年11月至12月(逢星期三晚七點半至十點)
所需技能:
歡迎任何技能的朋友參與,最重要是有一顆熱心,能準時每個星期三晚出席活動。
簡介會安排:
將於11月2日晚上七時在土家故事館舉行。
回饋安排:
Fixing HK毛巾、Fixing HK T恤、並在項目完成後一起參與天台花園開幕大食會。
活動地點:
土瓜灣
工作日期:
2016年11月2日 至 2016年12月21日
項目須知
工作內容:
參加「維修香港」義工隊,一起組織街坊參與規劃,並且和師傅一起搭建木椅、木枱、卡板花槽等。
工作時間:
2016年11月至12月(逢星期三晚七點半至十點)
所需技能:
歡迎任何技能的朋友參與,最重要是有一顆熱心,能準時每個星期三晚出席活動。
簡介會安排:
將於11月2日晚上七時在土家故事館舉行。
回饋安排:
Fixing HK毛巾、Fixing HK T恤、並在項目完成後一起參與天台花園開幕大食會。

 

〈維修人心,才能維修香港〉

 「維修香港的初衷是修屋,但更重要的是修心。」Max一面用力把晾衫用的麻繩打結繫在電柱上,一面說。

 我們約在土瓜灣的土家故事館碰面,Max熟練地領我們到一幢唐樓的天台,走了七層樓梯,仍然面不紅氣不喘。「維修香港」在佔中後期那個12月成立,義工Max就是從那時開始,逢星期三在土瓜灣區內上樓探訪,做義務維修。「我們只是小修小補,但就能解決到街坊的需要。而我們希望透過義務維修,可以買到時間和空間,將民主民生的理念跟街坊講解,突破媒體的限制。」

 

維修社區

 作為「維修香港」的活躍義工,Max只是一名學生,並非從事維修或裝修行業。因為,他們維修的不只是一部電視或一個木櫃,他們在嘗試維修一個社區。「維修香港」每個星期在土家故事館舉辦烏都語班,這正正源自他們的維修個案。「少數族裔的圈子往往只局限在自己的群體裡,讓他們融入我們的社區裏的機會十分難得。」最初,組織只是幫一個巴基斯坦家庭搬家,卻發現他們面對很大的經濟困難,便提議讓他們在社區裏教授他們的語言。「少數族裔也可以把他們的技能分享出去,就像我們把維修技能與其他街坊分享一樣。」

除了個別家庭,「維修香港」也會以大廈為單位進行維修。當日我們到了那幢唐樓的天台,風涼水冷,地方空曠,卻沿路在樓梯口發現寫著「亂扔垃圾、良心何在」的油漆字。原來天台原本並不如現在整潔,卻佈滿木板、床褥等垃圾。組織義工早前收到街坊的求助,就組織了師傅和義工,將大量的垃圾切開分件,把垃圾山清理。

 「這次,希望可以召集更多的義工,接觸到整棟大廈的居民,召集他們開居民大會,討論應該如何善用清理過後的天台,一起去改善共同面對的樓宇問題,在過程裏發掘街坊的公共性。」Max說,義工不一定要懂得木工或搬抬,「就算我們沒有這個力氣,也可以與街坊接觸,與街坊聊天,去搜集他們的需要,所以希望各路人馬一起來幫忙。」

 

維修人心

除了街坊的轉變,Max還看到義工的轉變。例如我們往往認為新移民一定是建制派的忠實支持者,但透過家訪,他發現這個未必是事實。在家訪時他認識一位新移民太太,發現對方每天接過小朋友返學後,最愛看蘋果動新聞。「他們就是知道中國的問題,才會到香港,也就更加嚮往自由民主。所以,一方面我們把民主民生的訊息帶給街坊,一方面原來街坊也可以改變我們本身既有的偏見。」

維修香港

有人說,所謂的「傘後組織」都是不切實際的,但維修香港並不如此認為。「雖然整個社區未必有馬上的轉變,但我們仍然相信。最近立法會選舉,看這區的票站,發現建制派的得票率下降,而非建制派的得票率則上升。我們當然不敢說這是『維修香港』的功勞,但這個現象是很令人鼓舞的。」

訪問當天,我們就這樣在天台上聊天,十分寫意。「我們清理後,天台就出現了生命力。」天台上的椅本來是不存在的,是在「維修香港」加入清理後,街坊開始對天台產生歸屬感,例如吸煙的朋友會特意帶一個膠杯,把煙灰放進膠杯裏。

今天,得到維修的是一個天台,如果每個人都多走一步,得到維修的就是一個香港。

 

請各位支持「維修香港」!

朱凱廸已經認識他們接近2年了。欣喜香港的民主運動,沒有因為2年前佔領未達目標而結束;反而,一班從佔領爆發出來的新一代民主運動參與者,換取時間,進入社區深耕細作。在地區重做前人沒有做好的工作,將基層街坊對民主的支持重新爭取過來。

「維修香港」的朋友,每星期探訪家庭,幫忙家居維修之餘,更重要是把民主訊息帶入屋,並同一時間重建社區互助的文化。很喜歡「維修香港」名字背後的多重意思 ── 現在香港政治制度崩壞,極需維修;我們要先將疏離的社區維修好,把人心爭取過來,在社區建立一股堅實的民主力量!師傅共享自己的維修技藝「修屋」,義工就把握機會和街坊傾傾民主民生「修心」。

今次這個「天台垃圾山」政府唔理,區議員又唔理,部門又唔理,「維修香港」就發動「社區自救」。並希望借機發展出居民大會,培養一股從下而上的力量,再造社區。由下而上的組織居民,讓街坊得以互相接觸、理解、關懷、思辨,開墾一個民主、互助的平台,在社區重建公共文化。

這個計劃,值得大家參與其中幫忙。特別呼籲各位介紹住在九龍城土瓜灣的街坊加入!一起實踐社區自救!

 

〈將 天台垃圾山 變做 社區聚腳地〉

這一幢五十多年樓齡的唐樓,位於土瓜灣道。不只樓齡高,天台更是一座垃圾山,理境惡劣。但「維修香港」和一眾街坊合力清理,令天台煥然一新。街坊都習慣了天台寸步難行,對於突然多了一個聚腳地,街坊又有何想法?

Jessica母女

Jessica和兩個女兒在大廈住了三、四年,跟「維修香港」的義工很友好,常常打牙骹。住了這麼久,她們很少走到天台。「這裡很恐怖的,晚上很靜,又有木板又有沙發,很多曱甴,那有現在這樣乾淨?」直至一次,Jessica撞見義工Sandy在搬垃圾,她就仗義幫忙。一次聊天,「維修香港」的義工鬍鬚師父說起「天台BBQ」,她和女兒都十分雀躍,期待走上天台派對。

楊先生

楊先生的外公外婆在這裏住了很多年,而他則帶著六歲的弟弟,剛剛入住一個月。天台上晾衫架上的褲子就是他的,他又會在天台曬被子。「平日忙着做家務,照顧弟弟,很少外出天台,也沒機會跟鄰居認識認識。」入住不久,但他也聽說過「維修香港」,「就是他們辛苦地把天台掃得一乾二淨,很舒服。」假如「維修香港」舉辦「天台BBQ」,他說肯定會帶弟弟參加,也可以認識一下街坊。

Ali

來自巴基斯坦,搬到香港五年,一年前開始和幾個同鄉合租大廈的一個單位,是Jessica的鄰居。Ali平日大多在11時回家,沒太多機會與其他街坊交流。今天是他第一次接觸「維修香港」,「我希望這個地方能夠變得乾淨,那麼我們可以間中上來休息。如果有活動的話,我也很期待參加。」在他初搬來時,天台仍是一個垃圾山,他主動表示,希望可以在這裏舉行燒烤,大家坐在一起,像朋友一樣一起吃東西。「假如真的舉行天台BBQ,我很樂意進行清潔,每個人多做一點,就不會有人留下垃圾。」

天台BBQ從來只會出現在電視上作為膠劇情節,但假如有更多有心人的幫忙,集合一眾街坊,「天台BBQ」將是社區自主的印記!

 

 

暫時沒有最新消息。